检测到您当前使用浏览器版本过于老旧,会导致无法正常浏览网站;请您使用电脑里的其他浏览器如:360、QQ、搜狗浏览器的极速模式浏览,或者使用谷歌、火狐等浏览器。

下载Firefox

新闻通知

首页/ 新闻通知/ 会议讲座/

回顾 | 2021年度“哲学的殿堂——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 | 形而上学路径与存在论事件

日期: 2021-11-16 撰稿人:赵汀阳


 20211028日晚18时至20时,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五讲顺利举行。本场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老师主讲,主题是“形而上学路径与存在论事件”,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聂敏里教授主持。此次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展开,线下地点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教学一楼1302教室,线上通过腾讯会议、B站同步直播。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胡百精教授当晚莅临教室听课,并对讲座给予高度评价。

讲座开始,聂敏里教授赵汀阳研究员做了简要介绍。赵汀阳研究员是国际国内的知名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国家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同时他是欧洲跨文化研究院学术常委,美国博古睿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哈佛燕京学社蒲塞杰出访问学者。主要研究领域形而上学、政治哲学、伦理学的著作包括《论可能生活》、《天下体系》、《第一哲学的支点》《坏世界研究》《天下的当代性》《惠此中国》、《四种分叉》、《历史·山水·渔樵》等以及外文著作Alles Unter dem Himmel(德国);Tianxia tout sous un Meme Ciel(法国);Redefining a Philosophy for World Governance(英国);All-under-heavenThe Tianxia System for a Possible World Order(美国);Un Dieu ou tous les Dieux(法国,与A. Le Pichon 合著);Du Ciel ala Terre(法国,与R. Debray 合著)。

赵汀阳老师的讲座内容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是思想的历史性体制或者叫章法regimes of the historicity of thoughts )。关于追溯哲学的历史他首先区分了两条路径以概念或观念为核心的路径和以问题为核心的路径概念路径是把思想史从头再走一遍,以概念或命题的原义为出发点,沿着观念历史演变的树状衍生之路(discursive tree paths)来理解哲学,这样会导致两个问题一是沿着它的历史演变这样一条路走下来对不对,我们无从证明二是我们也不知道这些理论和真实生活所发生的问题是否匹配所以赵老师寻找了另一条路径就是以问题为核心的路径,问题是稳定的,因为有客观的事情来做保思想起源于问题概念是为了问题而被制造的问题是第一性的概念是第二性的那些具有本源性的问题一定可以递归到所有时代和所有地方,因为所有的根本问题都涉及生活形式和结构,是无可回避的,也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所以永远在场。这是一条递归recursive的路径一种思想的逆运算,可以保证思想回溯到本源问题。问题来自事情,同时只有问题能够把所有事情链接在一赵老师把能够形成这种本源问题的那些事件称之为“存在论事件”ontological events),要寻找存在论事件本源问题,我们需要有方法。

第二部分赵汀阳老师谈到了回溯本源的方法、语言里的存在论位置、问题溯源的递归路径首先,确定本源性的问题需要明确的标识和搜索方法:问题的创建点,就是问题递归追溯的归零点;无穷链接,即一个本源问题总能够以树状方式连续生成而通达尽可能多的问题乃至所有问题;可重复操作的理性方法,就是在理性上可共度的方法,相当于在逻辑上可以解释的方法,而理性直观和非理性直观不是方法其次赵老师谈到了语言的问题,语言是一个世界,每个词汇都有其存在论位置。传统形而上学倾向于使用理性直观的宏大概念,然而在理论意义上它们都是等价的,都是大而无当的能指,不是对生活世界的必要解释,而是语言和逻辑用于建万物仓库所需的分类学功能。然后赵老师谈到溯源的递归方法。寻找本源是一个递归的路径,不同于传统形而上学用最大的概念来进行推演,赵老师采用的是历史形而上学方法,从当前的问题逆向追溯,去寻找那些与当前问题能够保持连续的、一致性的问题。本源问题具有历史性,但同时又是史前的,不仅具有初始性,而且具有永远的在场性和永远的当代性。溯因路上,不断被复制的就是路标,沿着路标一直走到归零点就是本源问题。哲学的溯源的递归应该满足以下标准:第一,在问题溯源的每个步骤上都要求达到溯因推理(abduction)的能力;第二溯因推理的重复运用中发现具有递归性的题。

第三部分赵汀阳老师论述存在论事件ontological event)。首先讨论了一个语言学的问题最重要的概念到底是名词还是动词?对这一问题欧洲和中国的答案是不同的赵老师认为动词会成为问题,因为事物都是给定的,但是事情是做出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存在论和创世论必须是合一的。他认为,存在论的语法一定是关系型的,分析的单位因此一定是事情,是一个叫做我行-facio-factum)的结构,而不是那些被给定的beings或者things“我行”是比海德格尔的“此在”Dasine)、维特根斯坦的作为所谓“硬基底”(bedrock的“生活形式”Forms of Life更强大的出发点,也是比笛卡尔的“我思”(cogito)更好的出发点。存在论事件不是对事件的一种知识的分类,而是要标识事件的能量级别,只要它的创作能量或者是它的革命性达到能够对人类存在方式有一个整体性的改变,那么它就是一个存在论事件,同时也就是一个创世性事件。赵老师认为有几个最大的存在论事件:语言的发明、生产技术的发明、逻辑和数学的发明、制度的发明科学的发明。当然存在论事件还包括很多稍微小一点的事件

第四部分赵汀阳老师认为元宇宙Metaverse)非常可能会成为最新的一个存在论事件。元宇宙本身不是一项技术发明,而是多种技术的汇集、合作方式,是一个技术容器,一个无穷的平台,一个技术+的无限开放形式。元宇宙将要发明第一个被现实化的可能世界,也就会带来人类所有方面问题的改变。这里会有很多问题需要大家思考比如人们迁移到元宇宙在元宇宙体验到一些在现实中不容易体验到的极端经验更有意思的经验这会导致真实世界的经验贬值同时元宇宙里面的利益和权力的游戏会是什么样的?元宇宙可能实现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那就是一个元宇宙的图书馆,里面的知识论模式可称为新百科全书,就是一个无穷链接的、知识无穷叠层的、以问题为中心的的无限链接的知识体系。

最后赵汀阳老师总结到通过递归溯源的方法可以找到本源那就是“我行故我在”facio ergo sum的“我行”,几乎所有的哲学问题都能够由此生成。但是它也有一些局限性第一,未必能够解释所有类型的真理比如说数学第二它对私人性无所说明

进入答疑环节,线上线下的听众踊跃提问,赵汀阳老师就“如何区分社会事件和存在论事件?”“人工智能的意识起点是什么”“问题考古学是否可以理解为回到现场对存在本身进行不断重构”“‘我行’相对于‘我思’的优先性是什么”等问题,逐一做出解答。整场讲座持续了两个小时。赵汀阳老师的讲座展示出了哲学思维的精湛技艺听众收获颇丰,在热烈的掌声中,第五讲“哲学的殿堂”讲座圆满结束。

撰稿:张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生)

欲望爱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