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測到您當前使用瀏覽器版本過于老舊,會導致無法正常瀏覽網站;請您使用電腦里的其他瀏覽器如:360、QQ、搜狗瀏覽器的極速模式瀏覽,或者使用谷歌、火狐等瀏覽器。

下載Firefox

新聞通知

首頁/ 新聞通知/ 會議講座/

回顧 | 2021年度“哲學的殿堂”:中西倫理學的兩種自我觀

日期: 2021-11-06 撰稿人:姚新中

2021年10月21日晚18時至20時,由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主辦、中國社會科學網合辦的“哲學的殿堂——2021年度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名家講座系列”第四講順利舉行。本場講座由著名哲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姚新中教授主講,主題是“中西倫理學的兩種自我觀”,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副院長張霄教授主持講座。此次講座通過線下線上相結合的方式展開,線下地點為中國人民大學公共教學一樓1302教室,線上通過騰訊會議、B站同步直播。

講座開始前,張霄教授介紹了主講人姚新中教授的主要成就。姚新中教授1985年開始在中國人民大學留校任教,90年代起先后在英國威爾士大學、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做理論研究工作,主要從事比較哲學和宗教學研究,2013年回國,曾任哲學院院長。姚新中教授著作等身,對中西文化和哲學有深厚的研究,被譽為“文科版的施一公”。

講座開始后,姚新中教授首先回顧了在人大學習、引發學術興趣的過程,從博士論文談到西方在上世紀80年代的反思現代性浪潮。在這股浪潮中,哈貝馬斯、麥金泰爾和查爾斯·泰勒都是非常有影響力的學者。姚新中教授認為,查爾斯·泰勒學說中有五大轉向值得我們注意:哲學人類學轉向、社群主義轉向、普通人生活轉向、倫理轉向和地方性與全球性相結合的轉向,1989年出版的《自我的根源》在倫理學發展史中具有重大的轉型意義,對于現代人的道德困境——認同危機,所給出的答案是尋找道德的根源。

由泰勒提出的自我問題,姚新中教授開始介紹中西方倫理學中的自我觀。他首先展示了中西方部分古典文本中關于“自我”這個概念所使用的頻次和含義,指出自我觀大致可以分為兩類:實體自我論和生成自我論,前者更為強調形而上學、認識論、心理學,突出本質、理性、經驗和情感自我;后者更為重視自我是不斷生成完善的過程,建構了自我修養論、自我實現論和自我超越論。姚新中教授指出,古今中西的倫理學在自我的研究上有所不同,不過,兩種自我觀并非截然分離,當代倫理學中也呈現出統合兩種自我的傾向,如社群主義、儒家德性論、道德心理學、應用倫理學,等等。

接下來,姚新中教授分別介紹了實體自我論和生成自我論。實體自我論的觀點主要認為,自我或“人格”與內在心理維度相關,是內在精神狀態,指向非物質的靈魂或者心靈。姚新中教授指出,這種實體自我有三重含義:在本體論意義上,自我是一個不變的實體,區別于或對立于外在世界;在認識論意義上,自我是思維、思想的內核,是內向和反思的;在倫理學意義上,自我是我之為我的倫理依據,承載道德意識,制定道德規則,承擔行為的后果,也締造生存的意義。這樣一種三重性的實體自我,具有四個基本屬性:分離性、完整性、真實性和穩定性。

在生成自我觀的介紹當中,姚新中教授指出,中國在這種自我觀上有非常豐富的文本資源,比如孔子的“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等等。在古希臘,同樣有類似的自我生成論思想:蘇格拉底、亞里士多德都反映出豐富的古典哲學當中的生成自我觀思想。在古典的生成自我論之外,姚新中教授又介紹了近現代和當代的生成自我論證,包括洛克的白板說、皮亞杰的道德認知發展理論、科爾伯格關于道德發展的三水平、六階段理論,吉登斯的《現代性和自我認同》,以及泰勒在《自我的根源》中,反對原子化、實體的、不變的自我,強調“一個人不能基于他自身而是自我。只有在與某些對話者的關系中,我才是我…自我只存在于我所稱的‘對話網絡’中”。

不過,在自我生成論中,仍然有兩種不同的狀態:外在生成論和內在生成論。姚新中教授解釋道,外在生成論強調自我的生成主要受到外在告誡、規訓、建構等條件的影響,從而當外在生成遭到挫折就容易“內卷”、“躺平”或“抑郁”。相反的,在道德活動論的視域中,“我”的生成是內在的,自我生成的形式相對積極:堅信通過自我覺悟、自我認知、自我評價和自我培養,一個人可以培養出堅定、完善的自我。

在結束部分,姚新中教授對兩種自我觀進行了總結。首先是比較實體自我論和生成自我論兩者的區別:實體自我論強調自我的本質,生成自我論更注重過程;實體自我論偏重于心身之別,生成自我論更強調心身合一、知行合一;實體自我論強調自我的個體性,生成自我論則往往強調自我的關系性;實體自我論所追求的是“實在”的自我,生成自我論則是“建構的自我”;實體自我論是“自我同一性”,強調現實性和穩定性,生成自我論是“自我一致性”,強調理想性和超越性。而在生成自我的定性上,我們可以看到所強調的四個方面:主體自我、關系自我、現代性自我和倫理自我。

最后,從兩種自我觀,姚新中教授對一種“自我倫理學”進行了展望,提出自我是中西方倫理學的起點概念,自我是道德活動的核心,自我是美好生活的建造者。從這種自我觀推廣出去,能否通過自我觀的確立和共識,來建構起某種人類道德自我的共識,并最終指向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進入答疑環節,線上線下的觀眾踴躍提問,場上氛圍非常熱烈。姚新中教授就“自我建構過程中如何防止走向偏執”、“中西方不同的傳統政治秩序和自我觀之間的聯系”、“自我生成朝向好方向的依據”、“生成自我能否在與環境的較量中勝出”、“儒家的自我是更多強調傳統性還是交往性”、“內圣外王是否是內在自我和外在自我的統一”等六個問題做出了回答。整場講座持續了兩小時,姚新中教授扎實的中西方倫理學功底、對自我概念的清晰剖析和深刻解讀、材料功夫的扎實,以及對生成自我這一觀點的精辟論述,使得觀眾感受到了比較哲學的洗禮,現場觀眾紛紛表示收獲頗豐。在熱烈的掌聲中,新學期第四場“哲學的殿堂”講座圓滿結束。

撰稿:洪博文(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生)

欲望爱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