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測到您當前使用瀏覽器版本過于老舊,會導致無法正常瀏覽網站;請您使用電腦里的其他瀏覽器如:360、QQ、搜狗瀏覽器的極速模式瀏覽,或者使用谷歌、火狐等瀏覽器。

下載Firefox

新聞通知

首頁/ 新聞通知/ 會議講座/

回顧 | 第四十三屆“人大馬哲論壇”:價值形式與現實抽象:一個新論域

日期: 2021-10-25 撰稿人:哲學院

20211022日(周五)1830分,第四十三屆“人大馬哲論壇”以線上的形式在騰訊會議舉行。本次論壇有幸邀請到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孫亮教授帶來題為“價值形式與現實抽象:一個新論域”的主題講座。論壇由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張文喜教授主持,陳廣思講師評議,校內外百余名師生熱情參與。

1.png

孫亮教授主要從“‘現實抽象’如何成為一個新的哲學主題?”、“西方學術界對‘現實抽象’的推進與問題”、“如何重新將‘現實抽象’納入到歷史唯物主義視域中?”三個部分展開相關主題的論述。

關于第一個問題,即“現實抽象”如何成為一個新的哲學主題的問題,孫亮教授認為,就現實而言,70年代的積累危機沒有引發斗爭的加劇,沒有導致斗爭向革命的方向發展,而是助長了一次極端的資本主義重構,此時凱恩斯主義已經失效,新自由主義成為社會主導形態,從而導致相關聯的左翼運動和革命預期在西方世界全方位退縮。就理論而言,學者們主要從革命的內容出發來把握革命本身,以此作為其重新理解社會運動的根基。他們找到了理論與現實的中介點,即權力的布展及其批判。大致這一時期,出現的《資本論》閱讀的浪潮與此在一定意義上具有呼應關系,即面對新自由主義主導的社會,政治經濟學批判應該處于怎樣的位置?他們試圖通過閱讀《資本論》來找尋解決社會問題的良方。

正是基于這一認識,五月風暴之后出現了閱讀《資本論》的三大浪潮,即本體論、政治論和認識論的浪潮。首先,本體論的閱讀以德國的新馬克思閱讀運動為代表,他們重視市場交換的作用,主張用交換來建構社會形態。代表人物有海因里希萊希爾特、巴克豪斯、普殊同、博內菲爾德、約翰·霍洛威。其次,政治論的閱讀以圍繞特隆蒂的《工人和資本》展開的探討為開端,代表人物有哈特和奈格里。最后,認識論的閱讀是以阿爾都塞及其學生為代表的結構主義的認識論閱讀方式。

在孫亮教授看來,這三種閱讀《資本論》的方式都共享著同一個話題,即如何看待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問題。他們認為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不是對斯密、李嘉圖為代表的古典政治經濟學的延伸,而是與其存在明顯的差異性和非延續性。他們試圖通過重讀《資本論》使政治經濟學批判與新自由主義之間形成一種合流。而這種合流點在于資本主義社會形式或者說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存在規定,這是一種現實抽象。本體論的閱讀將范疇關系理解為一種自治的體系,政治論閱讀將范疇關系理解為一種階級斗爭體系,認識論的閱讀將范疇關系理解為一種無人類學根基的體系。

關于第二個問題,即西方學術界對“現實抽象”的推進與問題,孫亮教授認為,“現實抽象”的概念最早是由西美爾將“現實抽象”納入文化領域展開探討的。事實上,西方學者對“現實抽象”的推進基本沿著將資本作為一種實體成為主體的過程的主線展開的。與“純粹思維”的抽象不同,現實抽象所抽象出來的是“第三者”,通過它我們發現第一與第二之間的關聯性,這一抽象不是一種觀念的存在物,而是客觀的存在,是社會性的建構。

對于抽象的理解,我們應該回到馬克思的經典文本當中。如所周知,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區分了政治經濟學的研究方法與敘述方法,一是從具體到抽象的研究方法,即從混沌的具體上升到抽象的概念的過程,即“現實抽象”。二是從抽象到具體的敘述方法,這里的具體不是之前混沌的具體,而是一個由許多規定和關系所構成的特殊性的“整體”,即思維抽象。西方左翼在思考現實抽象的過程中,試圖通過價值和價值形式,完整地展現這一原型,但他們誤把思維抽象看做現實抽象,也就無法真正理解現實抽象的內容。第二條道路只是在思想中制造出現實的道路,而非是現實本身。這也是黑格爾的幻象,即思想充當了現實的主人,邏輯成了歷史的主人,具體的形成過程和思想產生思想的整體的過程混淆了。我們用康德的理論可以更好的理解這個問題,即我們把想象的存在當作經驗存在那樣對待,這也是造成商品拜物教及其秘密的根源??档峦ㄟ^劃分本體與現象的意義就在于告誡我們應該避免幻象。

孫亮教授認為,正是基于以上認識,價值形式成了西方左翼理解現實抽象的腳手架,他們只是把價值形式看作是現實抽象統治的一面,而沒有在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的雙重維度上來理解它。從現實角度理解,在敘述方法的意義上,價值形式確實構成了一種理解當代資本主義的本質規定性方式。在西方左翼的價值形式分析中,貨幣對現代人的生活構成了一個“閉環”,似乎只存在能夠用貨幣表示的量的多少,它預設了客體將完全一點不落地進入到貨幣形式中,貨幣形式展現了哲學中的“同一性哲學”的特質。

關于第三個問題,即如何重新將“現實抽象”納入到歷史唯物主義視域中,孫亮教授認為,馬克思的現實抽象是需要我們去建構的。

其一,現實抽象是馬克思超越一般抽象、邏輯抽象之后的必然走向,這只是一種特定生產關系的結果。馬克思的確有一個超越一般的類的抽象的思維方式,這種抽象在馬克思面對費爾巴哈的時候就已經實現了。同時,馬克思的現實抽象也超越了黑格爾的邏輯抽象,而正是對黑格爾邏輯抽象的超越使得馬克思離康德更近一些,不論是對一般抽象還是邏輯抽象的超越,馬克思都是立足于對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研究基礎之上的。

其二,回到原初的“具體”來思考。這種原初的“具體”可以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找到些許線索,如“生產本身是以個人彼此之間的交往為前提,而這種交往的形式又是由生產所決定的”。這里的交往形式顯然不同于資本主義社會的交往形式,因為資本主義的交往形式已經轉化為了交換。如果說歷史唯物主義要尋求一種社會解放,這就要求社會從交換走向交往,那就必須實現社會生產方式的變革。馬克思強調資本的生產力是特定時代的產物。我們要將現實抽象納入歷史唯物主義,需要將交往形式由生產決定類比于研究方法的從具體到抽象的環節,將交換及其交換社會看作是敘述方法的從抽象到具體的過程。

其三,從研究方法上進一步推進歷史唯物主義,將新自由主義批判提升到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層次。我們目前關注到學界特別是西方左翼基本關注和堅持的是一種敘述的方法和道路,但它們缺乏從研究方法的路徑推進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內容,因而為了深入政治經濟學批判,就必須走第一條道路,將新自由主義批判提升到政治經濟學批判的高度。就現實而言,資本邏輯下人們的生活已經被資本所綁架,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兩條道路就是通過康德式的對現象和本體的劃界來認定,用一種純粹的資本邏輯的方式來推演人們的生活是有缺陷的。因而,我們也許可以通過《資本論》的閱讀,進一步理解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內在含義。


評議環節,張文喜教授和陳廣思講師分別就講座主題,闡發自己的感受和見解。

張文喜教授首先評價孫亮教授的講座內容,認為它既是基于《資本論》的,也是超越《資本論》的,其中有一種理解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新計劃和新視角,同時也向我們清晰地呈現了其對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背后的哲學方法論的把握和提煉。

他認為,無論是新自由主義還是新馬克思閱讀,他們秉持的一個基本觀點是,馬克思的理論可能是成功的,但實踐是失敗的。假如我們站在孫亮教授將新自由主義、馬克思的《資本論》、康德和黑格爾的思維方式相結合的視角,可以得出一個相反的看法,即對于新自由主義理論來說,它們在實踐上是成功的,但當我們從馬克思的角度批判它們的時候,理論上是失敗的。

最后,他提出講座可能存在一個有爭議的問題,即孫亮教授對《資本論》或者政治經濟學批判雖然有獨到的看法,也有很多非常關鍵的文本依據,而國內學界存在對馬克思的原意作絕對化的強調的傾向。但他認為,馬克思的原意本身也是具有生成性的,他也十分認同孫亮教授關于馬克思的現實抽象需要我們去建構的觀點。

陳廣思講師首先分享了聽完講座的感受,他認為講座內容新穎,視野開闊,極具前沿性。隨后還結合自己前期的相關學術研究,向孫亮教授請教兩個問題:一是我們在理論上建構馬克思的現實抽象理論,那我們在現實中是否需要擺脫這種現實抽象?如需擺脫,則需要通過何種途徑?二是,講座中主要探討了西方左翼對現實抽象的理解,那么,回到當下的中國語境,相對于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是否可以認為我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的價值規律的發展不夠充分,在這種情況下,是否存在現實抽象問題?或者說,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對于我們擺脫現實抽象是否具有特殊貢獻?

孫亮教授對此也做出精彩的回應:在他看來,這種現實抽象其實就是我們受到一種價值形式的約束,如何抵抗的問題。通過列舉不同的例子來說明其實存在不同的擺脫方式,其中也包括一種可能的馬克思方案。首先,以政治論的《資本論》閱讀為例,哈特、奈格里等人將擺脫現實抽象寄托于非物質勞動的大量生產。因為情感性的生產就會使得價值形式失效,理論上馬克思“機器論片段”的文本依據和現實上人工智能的發展,使得非物質勞動占主導,推動對于價值形式世界的突破成為可能。

其次,將擺脫現實抽象與價值形式的生成性相關聯。一種是約翰·霍洛威的個人精英主義的方式,即個人完全實現財務自由,價值形式化可能存在倒退;另一種是馬克思的社會性的價值形式化倒退,即通過勞動的社會生產力取代資本生產力。

此外,還有西方左翼視野中的傳統馬克思主義的解決方案等等。今天的問題就在于我們如何從資本的生產力的拜物教中擺脫出來,我們如果能夠進一步追問生產力的發展是否必須要有資本,或許會有新的發現。關于第二個問題需要留待我們在今后的研究和面對現實問題慢慢理解和把握。

互動環節,同學們根據講座內容,就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的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與歷史唯物主義的歷史方法的關系、是否可以把馬克思重新將現實抽象納入到歷史唯物主義視域中的立場理解為是馬克思哲學中的存在論立場、將新自由主義的批判提升到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層次是否超越馬克思對市民社會的探討范疇等問題向孫亮教授請教,孫亮教授對此都作了富有針對性和啟發性的回應。

講座在與會者熱烈的掌聲中落下帷幕。

/文:卞偉偉


欲望爱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